九游老哥俱乐部

  • <tr id='iwhy6'><strong id='7bkf'></strong> <small id='pwdc6'></small><button id='wwoen0'></button><li id='nyvh6d'> <noscript id='mlfgvt'><big id='ztqv'></big><dt id='u31zv1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 <ol id='7h4kh'><option id='99lbh'><table id='nnks6'><blockquote id='zvswkd'> <tbody id='wv53q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oh5w'></u><kbd id='o63a8'> <kbd id='i12a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r9v98'><strong id='mgfe1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8wuqw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6le3l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i5pb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koc3k'><em id='dz118z'></em><td id='jk60'><div id='ckyegm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fndmk8'><big id='1433s'><big id='5ltcoa'></big><legend id='qdjp8m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51zu'><div id='05lb'><ins id='wg3ap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kjr0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hntrz0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0d7hvw'><q id='uhwv'><noscript id='57dm9'></noscript><dt id='icz6zr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3lxnv4'><i id='c1por'></i>

                专家:碳交易 需平衡全局与局部关系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[ “碳减排应与污染防治、生态修复和经济增长协同推进。”大讲堂上,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理事长刘世锦针对上述担忧说。 ]

                碳交易展开后,会不会出现南方卖碳排放权,北方买碳排放权,最终导致后者空气污染加重的情况?中金公司首席经济学家彭文生29日在一场演讲中提出这一担忧。

                在北京大学能源研究院和绿色创新发展中心29日举办的“碳中和是中国社会经济发展新引擎”大讲堂上,彭文生说,碳交易是一个全国统一的大市场,而空气污染是局部性的,“有了全国统一的碳交易市场后,会不会导致碳排放向某一地区集中?如果出现这种情况,整个国家的碳排放可能是降低的,但某一地区的碳排放反而更多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彭文生说,北方地区对化石能源的依赖度更强,产业结构偏重,转型需要付出巨大的成本,更可能通过购买碳排放权,达到维持经济正常运行的目的,“全国性碳市场,需要平衡全局与局部的关系”。

                “碳减排应与污染防治、生态修复和经济增长协同推进。”大讲堂上,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理事长刘世锦针对上述担忧说。

                他解释说,在中国“协同推进有必要性”,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,与发达国家相比,环境污染、生态破坏问题依然突出,同时,经济较快增长、中速增长可能保持十年或更长时间,而发达国家这些特征已不明显,主要是碳减排的问题。

                刘世锦说,碳与其他污染物排放具有同源性,“深圳的治理经验显示,碳与其他污染物的同源性在70%至80%”,可以通过污染防治减少“碳源”,通过生态修复增加“碳汇”。

                谈及目前正在实施的碳减排制度设计,刘世锦说,欧美国家推动发展碳排放权市场,基本上是自愿减排。中国现阶段主要采取由上而下、层层分解任务目标、用行政手段实施的办法,“从相当长时间看,只能如此”。

                他说,这套办法的优点是短期内行动较快,也会较快取得成效。但可能的问题是指标分配不够合理公平、激励不足、搭便车、实施成本高、平衡性较差等。

                刘世锦说,目前中国高收入地区的产出能源强度低于低收入地区,研究结果显示,在碳中和过程中,可能会让低收入地区承担更多的减排任务。山西、内蒙古等以煤炭为主的传统能源地区,将面临主体性产业替换的冲击。钢铁、有色、化工、水泥等高耗能产业为主导的区域也将面临同样的挑战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在这个过程中,一定要遵循绿色转型规律和市场规律,否则会适得其反。”刘世锦提醒说。

                大讲堂上,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院长刘俏也表示,碳中和要防止陷入误区。“人均碳排放与人均GDP紧密相关。”他说,中国是在人均GDP只有欧美国家五分之一左右水平的时候开始推进碳中和目标的,仍需要寻找在经济继续高质量发展与实现碳中和之间的平衡。

                此外,中国仍存在巨大的区域发展不平衡问题,制定最优碳中和路径需要考虑碳中和目标对就业、GDP等方面的影响。碳中和并非主要涉及二氧化碳排放占比高的行业,与消费主导型行业也相关。在推进碳中和过程中,消费偏好会发生变化,需求端变化会倒逼供给端转型。